行業資訊 2014年11月17日 第31期 3版--------越秀電腦維護

來源: admin   發布時間: 2014-11-17   1406 次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本期看點:

  第一版:史上最奇葩“手機”開賣:73元起

  第二版:雙十一背后的刷單產業鏈:寄空包裹躲審查 號稱刷手日賺200

  第三版:還原西少爺拆伙全程 又一個創業公司的股權悲劇



  第一版


 史上最奇葩“手機”開賣:73元起


科捷電腦?實時把握行業動態,輕松了解世界資訊,我們是信息的傳遞者。
關注“科捷電腦”,看看如何獲得我們為您提供的免費電腦維護服務。

 

  

         

資料來源:鳳凰網

   

   

IT之家此前報道了一款很奇葩的設備NoPhone,這款設備如其名字暗示的一樣,的確不是一款手機。事實上,NoPhone壓根就不具備手機的任何功能,是一塊5.5英寸的塑料,機身規格140 x 67 x 7.3 mm,只會提供手機手持的“握感”,同時降低用戶智能手機被偷被盜的風險。之前NoPhone在眾籌網站KickStarter募資成功,現在已開始發售。


標配版NoPhone售價12美元,此外還有一個“自拍升級版NoPhone”,其售價18美元,這個版本的NoPhone具有一個反光鏡。用戶現在便可在NoPhone網站訂購,預計12月可到貨(美國地區免郵費)。外媒Global News Canada消息稱,目前已有1600部NoPhone被預訂。


NoPhone最初被看成一個笑話,許多用戶也持這種觀點,不過NoPhone發起人現在表示NoPhone可以幫助戰勝智能手機上癮問題;他們甚至將NoPhone與iPhone6以詼諧有趣的方式進行了對比(下圖),指出前者的確可以讓你享受與朋友的“real face time”。(via:Phonearena)


原文連接:http://digi.ifeng.com/a/20141117/40870655_0.shtml




 

 

 


  第二版

雙十一背后的刷單產業鏈:寄空包裹躲審查 號稱刷手日賺200

科捷電腦?實時把握行業動態,輕松了解世界資訊,我們是信息的傳遞者。
關注“科捷電腦”,看看如何獲得我們為您提供的免費電腦維護服務。

 




          

資料來源:鳳凰網

  

網上的雙十一購物狂歡剛剛結束,幾篇關于雙十一期間網店通過人工刷單制造虛假高銷量的文章開始在網絡上流傳。隨著網絡購物的發展,為了迎合網店店主提升“銷量”和“好評”從而搶奪客源的需求,一大批網絡“刷單組織”應運而生。北京青年報記者調查發現,這些“刷單組織”規模龐大,每個組織擁有數千到上萬個“刷手”,他們經過培訓后通過一系列復雜流程“刷”出可以假亂真的銷量和好評,從而獲取傭金。


據了解,雖然這些刷單組織都宣稱自己有上萬人的客戶群體,保證安全,但在實際中,通過刷單進行詐騙的事例屢見不鮮。專業人士表示,刷單有風險并涉嫌廣告欺詐,由于“刷單組織”是虛擬存在的,“刷手”的權益往往難以保證。


發現


雙十一帶火 網絡刷單公司通過寄空包裹躲電商審查


刷單,簡單來說就是賣家雇人假裝買貨,從而提高商品的銷量和自家網店的排名的一種做法。雙十一前后幾天,不少網友都分享了自己替人刷單的心得。有的人稱迎來一年中最忙的兩天,更有網友發微博稱“雙11收官,現金流水3000萬+突破3萬+訂單”,引來圍觀。


在網絡上,有不少提供刷單服務的組織,北青報記者以網店店主身份加了其中一個QQ,這是某刷單公司的營銷號。營銷人員說,他們會首先一天幫助刷一兩單,然后逐漸增多,模擬真實的銷量增長情況,在雙11期間他們有很多客戶,“具體多少數字不方便透露”。


該營銷人員稱,想要刷單,首先要購買套餐,在某電商平臺升級1鉆為251單,需480元,這筆錢將作為刷單員即“刷手”的報酬。網店店主要先把需要刷單商品的錢數付給公司平臺作為保證金,“刷手”買家付款購買,交易成功后返還保證金。北青報記者表示擔心自己的錢被騙走,營銷人員說:“我們經營了7年,服務了十幾萬賣家,會保護買家和賣家的財產安全的,否則干不到今天。”


據了解,由于電商禁止刷單,為了避免被查到,這家公司會為網店店主提供一些小物流公司的單號,這些公司沒有物流追蹤信息,所以不會被電商追查到。該公司表示,在其他刷單組織,賣家也可以自己發空包快遞,由接收方的物流公司簽收,或者通過刷單組織獲得單號,由真實的刷手“取貨”。


體驗


刷單組織收取“保證金” 號稱一天輕松賺兩百元


在一個網絡聊天工具上,北青報記者應聘刷手,以155元保證金成為某刷單“組織”的高級會員,“組織”號稱一天輕松賺200元,承諾刷單達到一定數量后會退還保證金。開始任務前要先接受培訓,培訓員要求提交住址、電話、支付寶賬號及身份證照片等資料,并且要求支付寶賬號信息必須與身份證信息匹配,當北青報記者表示不愿泄露過多個人信息時,對方提供了一張群聊截圖以打消疑慮,圖片顯示刷單群內成員高達1.6萬,在線人員也有1500。北青報記者提出退保證金,培訓員說:“這事兒我不負責。”


隨后,培訓員發來了一系列培訓資料,文字說明、圖片教程、視頻演示一應俱全,基本要領為:貨比三家——假裝和客服聊天——在店鋪停留3分鐘——付款。學習之后,北青報記者參加了實踐考試,拍了一單,但對方稱仍有一項培訓任務需要用銀行卡進行支付。北青報記者以自己的銀行卡并未開通網銀為由,一番“求情”之后總算拿到了“上崗證”。


雖然“組織”一開始稱接單不需要刷手付錢,會發紅包或者賣家代付,但進入拍單群后,北青報記者發現所有任務都需要自己墊付全部金額。除此之外,對方承諾每單可以拿到7元傭金,但實際上傭金數額多為2元到5元,7元只是最高傭金。對方告訴北青報記者,每個步驟都要發截圖給管理員,3天后確認收貨,再經過一系列手續才能獲得本金及傭金。


聲音


刷手:刷單賺錢沒那么容易


商家:刷單是一種惡性競爭


小何半個月以前在朋友的介紹下開始兼職刷單,她一般都要先去一家網店逛一圈,再貨比三家,然后“組織”會為她付款,交易成功后發給她傭金,一般10到15分鐘能刷兩三單。由于不是職業刷手,這半個月小何只刷了100單,每單2.5元到4元不等。對于網上號稱的每日輕松賺200元,小何感到較難實現,“一單算3元,一天掙200元意味著要一天連干4小時刷60多單,不過如果在一些購物網站留言并成功拉人進來就可以有50到100元的提成,來錢比較快”。小何告訴北青報記者,刷單的商家都是為了人氣。


小何的說法得到了一位網店老板張先生的驗證。張先生表示,平時商家刷單是為了能夠提高銷量,在類目當中獲得更好的顯示位置,而在雙十一的預熱期,大的商家們更可能會加緊刷單,因為類目的前十名才會進入雙十一賽場。“但其實電商對刷單查得很嚴,今年也有被電商查住刷單退出賽場的。”張先生表示,自己曾經也找人刷過幾單,但投了錢以后進去也沒見店鋪的位置提高多少,“刷單不僅要付傭金,還要支付快遞費,一單要投入25元左右,刷1000單就是25000元,成天刷我可承受不起,而且總會有人比你刷得多。”


張先生認為,刷單提高銷量是一種惡性競爭,有實力的大商家可以幾十萬地刷,沒實力的小商家就只能被擠走,沒生意可做。


說法


刷單存在風險 涉嫌廣告欺詐



據了解,雖然這些刷單機構都宣稱自己有上萬人的客戶群體,保證安全,但在實際中,通過刷單服務進行詐騙的事例屢見不鮮。有的網店老板交了VIP費之后卻不見自己商品銷量提高,又無處尋回自己支付的費用,有的人做刷手用自己的支付寶卻被釣魚網站盜號,損失上萬元。多地警方都表示,人們應當對“刷單”保持警惕,除了“釣魚”以外,索要會費,不完成任務不返還,都可能是詐騙行為。


藍鵬律師事務所的王志榮律師表示,通過刷單制造虛假銷量,實質上是一種廣告欺詐,侵犯了消費者的知情權,因為消費者不僅對商品的內容本身,也對其銷量具有知情權。此外,王律師也表示,刷單“組織”要求出示身份證照片和相應的支付寶,有義務對刷手的隱私進行保密,但是由于網上的“組織”不清楚具體法人,難以保證隱私不會被泄露,而且發生了侵權或者被盜也很難追究。


原文連接:http://tech.ifeng.com/a/20141117/40870555_0.shtml


 

 



第三版

還原西少爺拆伙全程 又一個創業公司的股權悲劇

 

科捷電腦?實時把握行業動態,輕松了解世界資訊,我們是信息的傳遞者。
關注“科捷電腦”,看看如何獲得我們為您提供的免費電腦維護服務。

    


           

      

資料來源:鳳凰網

   

    

11月15日晚七點半,西少爺創始人之一的袁澤陸匆匆趕到五道口某創業沙龍活動,這比之前約定時間晚了近半個小時。活動主辦方曾擔憂,袁是否能如期出席。


兩天前,西少爺另一創始人宋鑫在知乎上發布一篇名為《西少爺賴賬,眾籌的錢怎么還》,指責CEO孟兵將其“逼”走,并拖欠早期眾籌股東的錢遲遲不還。在靜默一天之后,14日晚間,“西少爺”官方以另外兩位創始人羅高景、袁澤陸的身份發布公開信回應宋鑫指責,稱其全文污蔑。主要當事人孟兵則以“新品研發”為由,表示不再對該事做進一步的解釋說明。


從4月8號開業,到6月中旬宋鑫離開,在短短兩個月里,這家由四名合伙人創辦的明星創業公司緣何分東離西?


伏筆:毫無了解的合伙人

這家公司從第一天就存在隱患。


孟兵、宋鑫、羅高景三人在2012年年底的西安交通大學北京校友會上認識(彼時袁澤陸尚未加入)。已在投資機構工作三年的宋鑫,有了想要出來創業的想法,于是通過校友會的關系認識了有技術能力的孟兵等人。三人一拍即合,第二年4月份,成立了名為“奇點兄弟”的科技公司。由于孟兵承擔了主要的產品研發工作,因此孟兵、宋鑫、羅高景的股權分別為40%、 30%、 30%。


“矛盾不是突然爆發的,在做第一個項目時就有積累”在接受鳳凰科技采訪時,袁澤陸如此說道。


對于第一個項目,孟兵鮮少對媒體提起,但從幾篇報道中可以看到其中的影子,“我(孟兵)從13年4月份開始創業,做了奇點兄弟IT公司,后來攢了一些錢,想要換一個項目做。”。但在宋鑫的表述中,這個項目“十分失敗”以至于“提起來都感到丟人”。“當時做的就是一個網頁,連網站都算不上。”


回憶三人第一個項目,羅高景在公開信中是這樣寫的“還記得去年和宋鑫一起去天津出差的時候,一起住在30塊一間的昏暗旅館里,滅螳螂,寫方案。現在想起來真是五味陳雜,我們曾經是如此信任的朋友。”

共苦經歷并沒有阻止矛盾的產生。5月份,孟、宋之間便開始爭吵,在羅高景看來,宋鑫沒有工作成果是爭吵的直接原因。“2013年5月我、孟和宋創業做科技公司時,我和孟兵幾乎每天都熬夜通宵寫代碼、趕方案,但宋卻經常熬夜看小說、打游戲,基本上是我們倆養著他一個人。于是決定讓宋去嘗試跑業務、做BD,結果一單都沒成。”

這一說法遭到了宋鑫的否認。他在接受鳳凰科技專訪時稱,自己學土木工程出身因此不會IT技術,但對銷售工作已經盡力。“通常是我們三個人一起出去跑業務,都是我負責敲開每一家公司的門,之后再由孟兵跟經理談業務。”


業務的持續低迷,導致了孟、宋的矛盾升級。沒有訂單的7、8月份,兩人在位于石景山的出租屋里發生了一次又一次的爭吵。宋鑫認為產品本身存在問題因此才會賣不出去,而孟兵則將責任歸結為銷售不力。

彼時,孟宋兩人已經表現出了對彼此的不滿。


在10月份,由于業績實在不佳,孟、宋、羅三人不再堅持之前的項目,開始轉做肉夾饃,袁澤陸也在這時候加入,形成“西少爺”四個創始人的狀態。

隨著“西少爺”的走紅,孟宋之間的不滿在一片紅火之下被暫時地“和諧”掉了。

這個團隊并不是穩定架構。孟兵和宋鑫都屬于個性強勢的人,區別在于,孟兵會表露出來,所以會在爆發爭吵時,指責宋鑫“產品有什么問題,都怪你銷售做的不好”;宋鑫看上去并沒有那么強攻擊性,但在骨子里,卻是個非常固執己見的人。袁大多充當了調節者的角色。


升級:股權分配

4月7日晚上,在西少爺肉夾饃開業前夕,四人花了1388元買了一瓶飛天茅臺,當時他們想如果如果有一天肉加饃一天能賣出一千個,就把這個酒給喝了。而在8號開業當天中午,西少爺就賣出了1200個肉夾饃。

火爆的銷售業績加上“互聯網思維”的外衣,孟兵以創業明星的姿態登上各類媒體講述創業故事。開業不到一周,便有投資機構找來,并給出了4000萬的估值。


四個人認為這時候需要引入投資來擴大業務,但就在引入投資、協商股權架構的過程中,孟宋之間的矛盾被徹底激發。

在5月初,西少爺四人開始與投資人開始商討有關投資的細節。據袁澤陸介紹,當時孟兵提到為了公司之后在海外的發展,希望組建VIE結構,他的投票權是其他創始人的三倍。由于孟兵的口氣比較隨意,袁、宋、羅都沒有太在意。但不久,在孟兵轉發給他們擬好的正式合同里,增加了組建VIE結構、增加孟兵投票權這兩項,“當時我們都感到很意外”。


宋鑫的說法略有差異。宋鑫表示,在與投資人共同協商時孟兵并沒有提出三倍投票權,他直至看到那封郵件才知道孟兵給自己增加了投票權。“早上高景躺在床上翻手機,看到那封郵件,就拍我的床把郵件給我看。當時我們倆都特別震驚。”

宋鑫擔憂的是,孟兵的投票權超過了50%,那么自己是處于一個被動的地位,可能會因為他的決定而被出局。而袁澤陸也感到不滿,感覺自己的權力被削減。


按照孟兵的解釋,當時之所以會提出三倍投票權,是因為在公司決策過程中需要有一人能夠保證話語權,以便于公司的管理和決策。但宋鑫稱,當時孟兵給他的說法是,自己沒有安全感,暗示擔心被奪權。

而為何會沒有另外三個合伙人的明確同意,在合同中增加該條款?孟兵沒有向鳳凰科技直接回應,而是稱“以袁澤陸的回答為準”。袁是這樣說的,“可能當時投資人向他提了這樣一個建議,依照我對孟兵的了解,他跟我們這么提了一下,我們以為他隨口一說就沒有表達出反對,而他可能以為我們默認了。”


隨后在5月中旬,袁澤陸、羅高景做了讓步,表示2.5倍投票權可以接受。袁希望雙方都下一個臺階,所以提出了2.5倍。

孟兵妥協了,說沒問題。但宋鑫沒有同意。

宋鑫給出的方案是,如果是投資人的意思要增加孟兵的投票權,并保證自己30%的股權不變那么他就同意。但在袁澤陸、羅高景看來去見投資人不是一個好的處理方法,這意味著將內部矛盾公開化。

此時,袁澤陸對宋鑫的不滿也已產生,“孟兵在很多時候會做出讓步的,但宋鑫不顧大局只顧自己有些自私,那個階段公司事情進展很慢。”


爆發:難以回購的股權

整個5月,引入投資的事情一直僵持著。這個情況下,在5月底6月初,宋鑫回西安學習豆花的制作。這成為他后面出局的導火索。

“原本計劃三五天就能回來的宋鑫,卻花了整整11天時間在西安,關鍵是最終也沒能搞定小豆花配方。”在西少爺的官方聲明中如此寫道。

過長時間的學習再度引起了另外三人的不滿,使得他們決定要將宋鑫除名。袁澤陸稱“學豆花這個事只是一個導火索,關鍵是我們的經營理念出現了分歧,宋鑫阻礙了公司的進程,在那種情況下,不能夠再繼續合作下去了。”

此時的宋鑫并沒有意識到這點,“從西安回來之后,大家還和平時一樣交往。”宋鑫回憶當時的情景,感覺異常的地方只有公司買了三臺電腦但沒有給他買,當時說從西安回來后再給他配。

但不久,宋鑫被要求離開西少爺。宋鑫是如此描述當時的情景“他們三個一大早就出去了,在下午的時候給我發了條微信,說股東決議我必須離開,當時我都懵了。再晚上又收到一條短信,說房子是屬于公司的,我必須搬出去。”

整個股東的通知,都是由微信完成,之所以沒有面對面進行溝通和決議,袁澤陸給出的理由是因為擔心孟兵和宋鑫兩個人當面打起來。

按照宋鑫的說法,之后給另外三個人打電話并找了大家之前經常去的地方,但均未聯系上。“搬走之后,一天晚上我走到西少爺門口,本來想去緬懷的。沒有想到能碰到高景,他在那里數錢。隔了一塊玻璃,我敲了一下,他看到我了,然后我對他苦笑了一下。他應該挺意外的,沒有想到能夠再見到我。我本來以為他忙完之后會找我談一下,但沒想到他繞過我走了。”


之后,四個人在西少爺五道口店附近的咖啡館坐下來談了幾次,但都不歡而散。

孟、袁、羅三人給出的方案是,27萬加2%的股份,買回宋鑫手中30%的股份。“這27萬是宋鑫之前在公司工資的4倍,4倍的投資回報應該也可以”。

但宋鑫要1000萬,理由是當時西少爺的估值有4000萬,他可以分得四分之一。“這根本是不可能的”袁澤陸如此說道。

由于一直沒有談攏,目前宋鑫仍然有“奇點兄弟”近30%的股權,在7月份,宋鑫另起爐灶重新開了名為“新西少”的肉夾饃店。


余火:草率的眾籌

事情并沒有就此完結。此次,宋鑫發公開信提出,公司初創時曾在2013年第和今年5月份發起過兩次眾籌,共籌得85萬,但西少爺一直沒有公開財報,分紅等幾項事宜也并未跟進。之后,一位眾籌人老婆生孩子急需用錢,本金卻都拿不回來。

對此,袁澤陸告訴鳳凰科技,公司會按照財報季度來向股東公開財報,而分紅需要按照公司法的規定,通過股東大會來決議如何分紅,分多少。


而對于分紅,雙方還有一個爭議點在于,能分幾家店的收益。按照協議,眾籌股東可以分得他們眾籌起來的五道口店,和由這家店的收益所開起來的另外兩家店。目前西少爺共有四家店,在宋鑫離開之后,孟兵三人注冊了新的公司“奇點同舟”,之后所開的三家店所屬于新公司。“這三家店的資金是用天使投資開起來的,沒有用到五道口店的資金,因此如果分紅的話,目前也只能分五道口這一家店”,袁澤陸如此解釋道。

對于眾籌人無法拿回本錢,西少爺方面的回應是,按照《公司法》的話,股東是沒有辦法這樣隨便退出的,需要經過協議。鑒于特殊情況便同意退還本錢,但宋鑫方面遲遲沒有給出轉賬憑證。

雙方各執一詞,真相很難還原。


但造成目前眾籌混亂局面,或許也與早期公司賬目不成熟有關。據了解,西少爺的眾籌就是創始人向周圍的朋友籌錢,給予股權。由于開始沒有公司賬戶,哪個創始人所籌到的錢就存在哪個創始人的個人賬戶中。

“自股權眾籌渠道融資的好處是省事,創業者只需要刷新刷信譽,人格就是擔保,早期投資人和親友一般不會深究,但這種看似強壯但無形的羈絆為日后的爭端埋下伏筆。”天使街股權眾籌平臺聯合創始人劉思宇對于西少爺的這種眾籌方式并不支持。


結語 西少爺的口水戰尚未結束。宋鑫說他需要給參與眾籌的人一個答復。袁澤陸的想法是不會繼續回應,不會跟隨炒作。 而風暴中心的孟兵繼續保持沉默,在鳳凰科技的追問下,他說“這個事給我最大的經驗是,股權的平均化是不可取,這個會給公司埋下一個定時炸彈。”。


原文連接:http://tech.ifeng.com/i-view/special/xsych/




并非原創 重在傳播



科捷電腦辦公設備快修中心主要服務對象為企業客戶,企業客戶的要求相對更高,而我們的服務宗旨是:客戶要求越高,我們做得越出色——遇強則強!很多企業都會有一個IT負責人(但畢竟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而我們是用一個團隊的力量來為您解決問題。

科捷電腦服務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8:00,節假日休息(特殊情況除外)
科捷電腦服務熱線:400-628-9328
科捷電腦服務網址:http://www.odufjc.tw.cn
科捷電腦服務內容:
1、電腦維護維修(臺式電腦、筆記本電腦軟件問題,硬件問題,操作系統安裝,雙操作系統安裝) 
2、網絡維護維修(路由器設置,局域網組建及共享,網絡故障排除) 
3、企業IT外包(專業化IT外包服務:電腦、網絡、辦公設備、集團電話、監控設備等包月包年服務) 
4、監控安裝(家庭報警器、紅外防盜監控,工廠監控,遠程監控) 
5、綜合布線工程(寬帶連接,網絡布線工程,電話布線,無線上網) 
6、門禁考勤(辦公室全自動門禁系統、員工上下班指紋考勤機安裝) 
7、硬件銷售(電腦組裝,網絡配件,辦公設備,辦公耗材等送貨上門)
8、辦公設備維護維修(打印機、傳真機、復合機、多功能一體機各類故障維修及維護)

全廣州市(天河區、越秀區、海珠區、荔灣區、白云區)駐有專業技術員上門服務,能更快速的進行上門維修維護服務。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1